關于ZAKER 合作 加入

      伊朗非法人口買賣為何屢禁不止?

      地球知識局 08-06 18

      今年七月初,伊朗出臺法律,規定死刑犯的器官可以在執行死刑之前賣掉。法律一出,許多人(尤其是外科醫生)表示譴責,稱該法律不道德。

      其實伊朗是唯一腎臟買賣合法的國家

      從正規渠道購買和賣出可以獲得正規機構擔保

      (圖為特殊疾病慈善基金會 -CFFSD)

      合法的器官售賣尚且存在質疑,那非法的器官倒賣可謂罪大惡極了。

      去年三月,伊朗新聞機構 ROKNA 報道了一起幫派販賣嬰兒的事件。被販賣的嬰兒如果是健康的,就會被直接賣到國外;不健康的,其器官會被單獨取出拿去賣掉。過段時間,他們缺了眼睛或者腎臟的殘缺尸體就可能出現在荒蕪的沙漠中。

      伊朗的孩子,過得太難了

      確實極其殘忍,不過相比被販賣后可能面臨的其他下場,一死了之或許是個解脫 ……

      伊朗人口販賣現狀

      人口販賣問題在伊朗可不新鮮,也常常是國際社會(尤其是美國)拿來說事的對象。

      在今年六月發布的人口販賣報告中,美國國務院對伊朗做出了 2019 年的人口販賣評級,結論是伊朗保持了去年的水準,維持在第三級(Tier 3),重點評價內容包括:

      今年對伊朗的評級報道

      (詳見 https://www.state.gov/reports/2019-trafficking-in-persons-report-2/iran/)

      " 伊朗政府沒有為這一目標(減少人口販賣)做出重大努力 …… 政府官員仍舊對伊朗海內外的人口販賣行為持寬容態度 …… 政府仍在迫使大人和兒童加入在敘利亞的伊朗民兵組織,還為地區內雇傭兒童參與武裝沖突的民兵組織提供資金支持;伊朗政府也未能在弱勢群體中識別出販賣的受害者(包括販賣兒童從事性交易)并為其提供保護,對待他們如同對待罪犯一般 ……"

      美國發言人宣讀結果

      (圖片來自 editorials.voa.gov)

      這段話讓人覺得汗毛倒豎,細思極恐,仿佛伊朗官方也已經成為了人口販賣的幫兇。不過考慮到美國和伊朗長期以來的對抗關系,這樣的描述難免有夸大的成分,要搞清楚伊朗的人口販賣真相,我們還需要更多客觀中立的材料。

      兩國關系從伊朗街頭就能看出來

      (圖片來自 Keith Zhu / Unsplash)

      由于人口販賣非正常移徙的秘密性質,很難確定販運受害者的人數,受害者的非法地位也往往會阻止他們向當局報案。伊朗政府也從未披露任何詳細的可核實信息和具體的販賣受害者數量。但翻閱各方報道,該國的人口販運受害者事例倒是并不罕見。

      伊朗和附近國家的評級(美國人的評級)

      2003 年,單在伊朗西阿塞拜疆一個省發現并搗毀的人販子團體就超過 200 個,其中伊朗國民是販運受害者的最大來源,但伊朗政府出于政治和安全原因拒絕提供準確的統計數據。

      西阿塞拜疆人口只占伊朗的很小一部分

      那么全國的人販子團體不知會有多少

      不過西阿塞拜疆是邊境省份,可能是人口販賣聚集地

      2005 年,媒體披露,每天都有幾十個 16 至 25 歲的女孩子在巴基斯坦出售;

      隨著越來越多的事件披露,伊朗官方有人發聲了。著名政治戰略家和伊斯蘭革命衛隊軍官哈桑 · 阿巴斯公開承認,從伊朗向國外(主要向波斯灣的阿拉伯國家)販運兒童、年輕女子進行現代奴役并不是什么新鮮事。

      由于與美國長期的對抗和被壓制

      伊朗的人均 GDP 相比波斯灣沿岸其他國家要低很多

      (參考 wikipedia)

      近幾年,受經濟和社會環境惡化的影響,伊朗的人口販賣愈發猖獗,受害者中越來越多見兒童的身影。

      根據包括伊朗 Tabnak 通訊社在內媒體發布的報道與證據統計,伊朗人口販賣的受害者中,女性比重大,少數族裔團體、難民、婦女和小孩是重點受害對象。尤其是獨處的兒童,很好對付,在街上玩耍時連哄帶騙就上車了。

      2010 年,伊朗一個向阿拉伯

      富豪販賣處女的幫派被抓 …

      此外還存在 " 主動提供販賣資源 " 的情況:一些吸毒成癮的人、無家可歸的孕婦或妓女會在生完孩子后在德黑蘭的醫院附近向人販子或者毒販子團隊出售孩子,價格在 25 至 50 美元;有的家庭孩子稍微大一點,有的家長會選擇相信人販子提供的 " 經濟利誘 " ——孩子跟人販子走之后會有一份能養活自己的工作,低價將孩子拱手相送 ……

      文章開頭被販賣的嬰兒多是這種來源。

      販賣受害者的去向

      不幸被販賣的人,可以說以后的人生已經毀了。小部分人如文首嬰兒一樣,還沒體驗過人生苦澀就在襁褓中結束了生命,大部分人只能活著去感受命運的安排——被迫從事性交易便是其中一種。

      逃生者在采訪中自述經歷

      (圖片來自 youtube@RealStories)

      雖然在伊朗性交易屬非法,但根據當地的一個非政府組織 2017 年的調查,伊朗近年來的相關活動增加了 600%,平均年齡已降至 16 歲,最小的不到 10 歲。伊朗全國各地都存在非法性交易的情況,以德黑蘭等大城市或庫姆和馬什哈德等主要朝圣地點、旅游地點居多。僅在德黑蘭有案可查的,就有 8 萬 4 千多名妓女,數千名是從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販賣過來的貧窮女子。

      而從伊朗向外販賣的女孩子,則會被運到阿富汗、亞美尼亞、格魯吉亞,伊拉克、伊拉克庫爾德斯坦、土耳其和阿聯酋等地被性剝削。

      也不知這是誰的悲哀

      2018 年,一個著名伊朗非政府組織報告稱,在格魯吉亞第比利斯的夜總會賣淫的伊朗國民數量增加,其中不乏兒童受害者。該事件中,第比利斯的皮條客沒收了受害者的護照防止他們逃跑,并對他們進行了身體虐待和死亡威脅。

      販賣性交易之所以如此猖獗,還多虧了什葉派 " 臨時婚姻 " 的庇護。在這種制度下,結婚雙方可以約定結婚的期限,到期后終止婚姻關系,以實現 " 合法 " 更換性伴侶的目的。

      電視節目科普臨時婚姻

      除性交易外,被販賣的受害者還會被當做免費勞動力來強迫勞動。

      由于遭販賣者生存技能有限且相當一部分年齡過小,他們多被從事運輸、垃圾和廢物處理、洗車、搬磚等對要求比較低的工作。工資多數是被扣留的,如果拒不勞動將面臨限制行動、一分錢工資都沒有的風險。

      顯然,在不法分子的控制下已經如此脆弱的群體,也非常容易受到其他不安定因素的威脅。一方面是由于衛生狀況堪憂,他們罹患各種傳染病的風險大大增加;另一方面是被販賣的兒童也極易成為其他有組織犯罪集團的二次目標。

      孩子是社會上最弱勢的一群人

      很難想象他們無助漂泊社會的結果

      (圖片來自《霧中風景》)

      犯罪團伙綁架或購買這些遭販賣的伊朗兒童,讓他們在包括德黑蘭在內的城市中 " 擔任 " 乞討者和街頭小販,賺來的錢再如數收回。這些不幸的受害者中最小的年僅 3 歲,不聽話時也必然遭到各種虐待。

      被販賣的人的第三個去向是進入販毒團伙。在有組織的幫派的強迫下,相當一部分人,包括大量兒童,參與到販毒和煙草走私等非法活動中。

      伊朗販毒組織藏匿的毒品

      (圖片來自 youtube@AParchive)

      販毒窩點

      逃離了性剝削、勞動剝削、毒品犯罪剝削的那部分 " 幸運兒 ",多會被安排到地區性武裝團體中為榮譽而戰。比如在伊斯蘭革命衛隊和巴斯基民兵組織中,就有許多成年以及未成年的、被拐賣到伊朗的阿富汗受害者,最小年僅 13 歲。

      關于少年在武裝組織中可以悲慘到什么地步

      有部片子《瘋狗強尼》值得一看

      (圖片來自《瘋狗強尼》)

      人口販賣為何屢禁不止

      如此猖獗的人口販賣不是沒有引起伊朗官方的注意。

      比如 2004 年時,伊朗就出臺法律規定,將 " 通過威脅、使用武力、濫用權力、利用群體脆弱性等方式從事人口販賣、繼而進行性剝削、奴役、強迫結婚 " 的行為定為犯罪。如果罪行未涉及未成年受害者,處罰最高是 10 年監禁;涉及未成年的話一定會對罪犯處以十年監禁。

      這個懲罰聽起來似乎挺到位的,不過問題是除了上述情況,伊朗并未將所有形式的人口販運都定為犯罪,這就為人口販運留下了個灰色地帶,人販子編一編借口總能鉆鉆孔子。

      畢竟被販賣的人口 " 用途廣泛 "

      可以鉆的孔子也是很多的

      不僅如此,針對販賣團體犯下的罪行審判,伊朗的法律還存在許多不合理的附加條款:比如婦女作證的效力只是男子作證的一半;此外,遭受性虐待的女性販賣受害者,甚至面臨通奸的起訴以及監禁。

      這必然限制了婦女的受害者訴諸法律的權利和意愿,反倒讓政府以為情況還沒那么糟。

      而在執行層面,相關法律更是千瘡百孔,不忍猝視。負責執法的警察、伊斯蘭革命衛隊、宗教神職人員在人口販賣的性剝削上一直存在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情況,只要有利可圖就小小 " 縱容 " 一下,甚至有伊朗官員積極參與促進商業性行為的發生。而就算這些官員的行為被揭露了,他們也并不會面臨什么懲罰措施。

      在人權活動新聞社(HRANA)于 2017 年 7 月發布的報告中,德黑蘭的一家法院判處了進行人口販運活動的 10 名罪犯 10 年監禁。調查還顯示,此次販運活動中得到了部分官員的縱容乃至參與,但這些涉事官員并沒有因此接受懲罰。

      今年一月伊朗表示加強打擊販賣

      另外,就受害者被販賣至武裝部隊而言,伊朗政府反而還幫了大忙。對于不服從發配命令的人,政府官員會忽視其 " 被販賣者 " 的身份,以 " 將其逮捕 "、" 流放至阿富汗 " 相威脅逼其就范。此外,伊朗政府還向在伊拉克境內活動的民兵組織(如 Asa'ib Ahl al-Haq(AAH)、Harakat Hezbollah al-Nujaba(HHN))提供資金,幫助他們招募和訓練士兵。

      13 歲的兒童兵

      (圖片來自 youtube@FSA Platform)

      在這樣的社會大環境下,要是人口販運一禁就止,反倒奇了怪了。

      參考文獻:

      [ 1 ] https://www.state.gov/reports/2019-trafficking-in-persons-report-2/iran/

      [ 2 ] https://www.unodc.org/unodc/en/human-trafficking/webstories2018/islamic-republic-of-iran-and-unodc-to-increase-cooperation-on-trafficking-in-persons-and-smuggling-of-migrants-matters.html

      [ 3 ] Iran ’ s Dark Secret: Child Prostitution and Sex Slaves https://www.huffpost.com/entry/irans-dark-secret-child-p_b_262222?guce_referrer=aHR0cHM6Ly93d3cuZ29vZ2xlLmNvbS8&guce_referrer_sig=AQAAAB-pqYkiMwNsJeQoIfUxZp-xDHBXotlaVEDHIoIysih3k2IDGVW25NrxUQ_53rNb60GRCgvlL9ZsZ-6waUEOV5Kn4egXFN55VxAkbaMQMr_BTl4IjEBtQ6p-RyqfvaO2HxqIO0LmGA0vvf1gqWhGFXri3PCdkJgEMQvx1T41JhXB&guccounter=2

      [ 4 ] Iran: migrant smuggling and trafficking in persons https://www.fmreview.org/statelessness/hosseini

      [ 5 ] https://www.dw.com/en/child-trafficking-a-growing-problem-in-iran/a-36498458-0

      以上內容由"地球知識局"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標簽 伊朗人口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國際新聞

      國際新聞

      了解世界的窗口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熟女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