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合作 加入

      城市陰涼處有這樣一群納涼“不歸人”

      合肥晚報 08-06

      " 為什么不回家?"

      " 在外晃了 15 年了,不想回家。"

      7 月下旬以來,合肥最高溫度破表,累計高溫時長在全國省會城市中榮膺榜首。炎炎烈日下,街頭、隧道里、火車站,你總能見到一些躺倒納涼的身影,這些人,或是在外流浪,或是找個地方蹭涼,或是為了省一晚住宿費。城市的陰涼處,有著這樣一些納涼的 " 不歸人 "。

      三里街附近:來合肥 15 年," 不想回去 "

      下午一點多,正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已經快 60 歲的李大叔睡在小區的一張長椅上。長椅在樹下,盡管太陽刺得人睜不開眼睛,長椅周圍仍保留著一塊陰涼地。他的頭上半搭著一條毛巾,已經被汗濕,但他依然睡得很熟。

      長椅附近,停著李大叔的自行車,自行車上," 五花大綁 " 著他今天撿來的各種東西——塑料瓶、廢舊衣物、不銹鋼鍋 …… 這輛自行車,寒來暑往,陪著他在合肥街頭奔波。

      " 我這樣挺好的,每天撿些廢棄物品,賣的錢夠一天吃喝。" 李大叔并不看記者,半閉著眼睛說道。他是阜陽人,在合肥一留就是 15 年,從小得了小兒麻痹癥,腿腳不便。在合肥,有一處自己搭的棚,晚上會回到這個稱不上房子的住處。

      " 回不去了,也不想回去。" 李大叔瞇著眼睛平靜地說。在阜陽老家,他還有父母和哥哥,但是出外這么多年,他不愿意回家。和家人偶爾有聯系,通過公共電話——他并沒有手機。家里人勸過他回去,不過他不肯," 我這輩子打算留在合肥了。"

      對于李大叔來說,他現在的生活只能稱為流浪。白天,他騎著自行車在城市里游蕩;晚上就回到住處。" 不想回去,就喜歡待在外面,涼快。" 李大叔告訴記者,夏天于他而言尤其難熬,住的地方甚至沒有風扇," 外面好,敞亮。"

      和李大叔一樣的人很多,他們的 " 朋友圈 " 聯系緊密。早前,經圈子里的人介紹,他去了一個慈善救助機構,那里免費提供午餐,但是李大叔只去過一次," 我覺得吃得不好,不如我自己在外面吃。"

      他已經習慣騎著自行車在城中的大街小巷穿行,撿一些別人不要的廢舊物品,也沒想過要換一份工作。" 沒有文化,做不來其他工作。" 他木木地說," 我這輩子沒什么希望了。"

      火車站售票廳:

      " 晚上趕車不好休息,在這里睡一晚 "

      56 歲的韓大叔因為不想趕晚上的火車,打算在火車站售票廳睡一晚,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在火車站過夜了。為了能休息一晚,他退了原本訂好的票。

      韓大叔的視力有問題,看人都是模糊的,但是仍然堅持在外打工。他家在廬江,有兩個女兒,都已經成家。女兒和他聯系不多,他覺得 " 長途電話太貴 "。生活上,也從來沒有讓女兒接濟過,老家的房子是 " 政府出錢建的 "。

      他原本跟著本村人在阜陽打工,因為家里有事,所以韓大叔決定臨時回一趟家。但是剛到合肥還沒回到家,老板就催著讓他回去。他只好又買了到阜陽的車票,本來打算連夜到阜陽,后來還是決定在火車站休息一晚。

      " 這里涼快。" 韓大叔指指售票廳里自己坐著的一塊地方," 很多人晚上都在這里打地鋪。" 已經是晚上 10 點,韓大叔依然光著上身,肩上搭著一件黑色的衣服,在穿戴整齊的人群中有些矚目。

      淮河路步行街:" 睡在外面涼快 "

      傍晚六點多,淮河路步行街上人漸漸多了起來,各色燈光開啟,夜晚即將到來。看上去 50 多歲的陳大叔卻在夜幕降臨時睡起了覺。

      他光著身子,在一家店面的走道上墊了一塊紙板,衣服被當作枕頭。周邊人來人往,卻并不影響他入眠。

      " 家里已經沒有親人了。" 陳大叔并不愿意多說,之所以在這邊打地鋪,是因為 " 外面涼快 "。他把鞋脫了放在臺階下,窄窄的走道儼然成了一張床,剛剛容得下他清瘦的身體。

      合肥市救助站:露宿街頭并不違法 以自愿為第一原則進行救助

      " 合肥市街頭確實有這樣一群人,不愿意去救助站,愿意待在外面。" 合肥市救助站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的救助網絡已經比較完善,只要愿意接受救助,就會給這些無家可歸或者不想回家的人提供臨時住所。

      " 現在直到 9 月,我們每天 9 點開始派車在人員重點露宿位置進行巡邏。" 該工作人員表示,救助的第一準則是自愿,其次才是無償和兜底。如果露宿人員愿意接受救助,救助站會提供臨時住所;如果想回家,救助站也會幫忙購票;但是如果不愿意接受救助,救助站并不會強迫。" 露宿街頭并不違法,我們沒有權力阻止。" 該工作人員說道。

      記者了解到,針對一些人群露宿街頭的現象,合肥市有一些基本的救助措施。一是合肥市救助站會為這些人提供救助;二是各區都有自己的救助點;三是各街道會根據情況開放臨時救助餐;四是一些居委也會承擔一部分的救助功能,比如高溫天氣開放空調房,讓這些人員有地納涼和休息。

      這些在各處納涼的 " 不歸人 ",終究有處可去。

      合肥晚報 ZAKER 合肥見習記者 趙佩娟

      以上內容由"合肥晚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國內新聞

      國內新聞

      把握真實,傳遞熱點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熟女性爱